富士康厂妹秘密的性生活调查:200元就干一次

时间:2019-10-29 14:48:56,点击:0

厂妹虽然只是个别现象,但确实存在。媒体的曝光或许让厂妹更为隐蔽,却未从根源上斩断这些桃色交易,也无助于释放那些被压抑的荷尔蒙。

  深圳富士康卖淫厂妹秘密调查曝光:两百元就一次

  华灯初上,工厂门外的夜市内,年轻人寻找着消遣的去处。

 

 

  新闻背景:

  在一个汇聚了几十万年轻人的大工厂,性成为一个敏感又禁忌的话题。

  9月底,有媒体报道在深圳富士康工厂内存在兼职“厂妹”,这些年轻的女孩贩卖青春,换取并不算高的报酬。消息一出,富士康厂方立即公告驳斥。然而搜狐网调查发现,厂妹虽然只是个别现象,但确实存在。媒体的曝光或许让厂妹更为隐蔽,却未从根源上斩断这些桃色交易,也无助于释放那些被压抑的荷尔蒙。

  对于那些远离家乡、收入低廉的女孩,大都市的诱惑无处不在;而对于那些日复一日守在生产线的男孩,性苦闷则如影随形。这已不单单是一家大工厂的麻烦,这些个案是90后打工者给相关部门和社会学家出的一道新命题。

 

 

 

  大工厂里的兼职妹

  昏暗的灯光下,《最炫民族风》的音乐声震耳欲聋。

  这是深圳富士康观澜厂区南门口地下一层的“夜鹰”迪吧,邻近国庆节的一个夜晚。

  晚10点左右,一个女孩换下轮滑鞋,来到内常她在手机短信指引下,走到一个灯光昏暗的角落,见面时她脸上犹带着警惕的表情: “是你?我就是小雪。”

  这是一个21岁的四川女孩。她穿着牛仔短裤、帆布鞋,消瘦的脸上画着淡妆,带着一丝稚嫩的风尘气。她不漂亮,但胜在年轻。

  她坐在记者身边,自顾自地开了一瓶啤酒,主动攀谈起来:“你看起来像文化人啊?不在富士康吧?”

  小雪最初现身是在QQ群中。在当地,厂妹用QQ招揽生意已经是公开的秘密。在记者加入的“观澜富士康厂妹”、“深圳龙华富士康激情”、“观澜狼友群”等十几个QQ群中,厂妹的身影不时出现。
 

  白天,这些QQ群经常会陷入死寂。入夜之后,群内便热闹起来。只要在群里发个“求厂妹”的消息,便会有形形色色的异性头像在电脑右下端闪动。

  小雪的身影就夹杂其中。她发来了几张不露脸的暴露照片,展示其年轻的身体,“我叫小雪,富士康兼职厂妹。时间:每天7点下班后。地址:观澜富士康南门XXXX附近酒店开房都可以。200一次,400两次,包夜600到800。电话:XXXXXXXXXXX。”

  她特意强调她不专业,“找专业的请绕路”。此外,她还在QQ空间里注明:“晚上7点后打电话给我,白天一律不接单”。

 

 

 

 

  发这条消息时,QQ空间显示她所在地址为“深圳市富士康科技集团研发中心”。

  白天,她的生活似乎固定为几个点,QQ空间里显示的地址总是“深圳市富士康集团XX科技园”、“深圳市富士康科技集团西二门”等寥寥几处。

  然而入夜,她便出没于工厂附近的各个迪厅,等待向未曾谋面的人出售身体。

  坐到记者身边时,她再次强调:“我是兼职,不专业噢。要找专业的,找别人撒。”

  一男工在她的QQ空间留言说:“长得不咋滴呀,档次不行!”小雪针锋相对地回复:“玩不起就别装!”男工不服气:“哥,不是玩不起,而是怕你玩不过我!”小雪不屑地反驳:“姐玩过的男人,比你吃的饭还多。”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  10月1日,她发了一条QQ说说:“国庆节和姐妹们外出旅游,6号以后开始接单。”

  几天后,小雪QQ空间显示的地址变成了“香港”。

  比起小雪和她的姐妹,康静更加“不专业”,她连拉客专用的QQ号和广告词都没有。想做兼职的时候,就随便找个QQ群喊。她的QQ签名写着:23岁以上勿扰。

  从文静的穿着上,看不出康静在做地下皮肉生意。她身上惟一艳丽的地方是指甲。在给搜狐记者展示工牌的同时,她不忘秀一下指甲。长长的指甲上,涂着几种明暗各异的颜色:“好看吗?这是我自己做的。”

  对于皮肉生意,她从无道德上的负担,“我自己也有需要,还有钱拿,这买卖咋了?交个男朋友,本姑娘说不定还要倒贴”。

 

卧底QQ群期间,最意外的一个受访对象是婷婷,她的网名是“爱你一万年”。

  “多少钱?”国庆节那天,她从QQ上发过来三个字。

  “你问我?你平时怎么收费?”

 

 

 

 

下水的理由

  灯光变幻,小雪的脸阴晴不定,带着这个年纪女孩特有的叛逆与迷茫。她的老家在四川农村,家里很穷,她来富士康已快两年,工作内容主要是组装苹果手机,每月的工资收入2000多元。

  她的话题总离不开钱。她说,她喜欢看芒果台的电视剧,喜欢的理由是之前买不起电脑,只能挤在拥挤的宿舍内看电视。看来看去,也就喜欢上了。

  在节假日,她喜欢跟姐妹们一起去唱歌、喝酒。尽管富士康附近的KTV、酒吧的收费都算便宜,但每月2000多元的工资仍让她捉襟见肘。

  看着姐妹们让人羡慕的穿戴,小雪决定“下水”。她说,在工作之外,她每周只出来做两到三天兼职,每个月能赚到近万元的收入,过年回家时,还能带给父母一笔钱。

  她的生活就此改变。而今,她随身带着两部手机。一部是用了多年的Nokia手机,用来联系“业务”,另一台是iPhone4S——这是“下水”后,她送给自己的第一份礼物。

  这可能是小雪最熟悉也最陌生的电子产品,她每天的工作就是不停地组装一台台苹果手机。然而,“如果不干这个,我可能永远买不起”。

  遥远的梦想与无处释放的荷尔蒙,让这些远离家乡的工厂女孩,渐渐迷失。

 

现在报名

_
在线快速报名
姓名 *
手机号 *
身份证号码
面试时间
验证码